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职来职往吧 >> 正文

【看点】刁民改口(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临时变卦

2019年初,隆冬季节的一个早上,雾霾夹杂着寒气,就像一个庞大的乌带笼罩着大地。

在川东北一个县城,一个年龄在三十来岁的年青人,他身材休长,外貌文静,戴了一副近视眼镜,穿了一件蓝色中山服绒衣,深蓝色裤子,一双黑色皮鞋,背着一个棕色挎包,行走在滨河路的人行道上,从他的步履和神情,很稳沉、踏实,倏地,衣服包里的手机传来铃声。他掏出手机接听:“金局,上班请您到曾局办公室去,要不要我派车来接。”

金果子看是办公室主任给他打的电话,立即给她解释:“曾局昨天安排我去中储食慰问,还有20分钟就到单位了,不会迟到,不要派车接。”

办公室主任给他解释:“慰问另外安排人去了,你去找曾局吧。”

既然办公室主任不告诉自己慰问者,金果子欣然接受:“好吧。”

金果子加快脚步朝单位走,一边走,一边寻思,考上公务员三年多,入党转正,通过考试、考核当上了商贸局副局长,级别是副科级,没进党组班子,班子成员分工文件写的是分管粮食系统。在实际工作则是另外回事,上玫不是参加招商引资的会议,就是填写报表、写总结汇报材料,在班子成员里,他就是一个干苦差事的听用。好不容易轮到轻松点的慰问差事,估计是曾局长睡了一晚上变卦了,不知又要安排自己一个什么苦差事。

接受任务

金果子紧赶快赶来到局办公楼,敲响曾局长办公室:“请进。”

金果子进屋就感受到空调传出的暖流,看到局长坐在办公椅上,端着一个紫砂壶茶杯里冒着热气,传出沁人肺腑的清香味,殷勤地问他:“小金,喝茶不,给你沏一杯。”

金果子知道这是曾局长的客套话,因为他喝的茶是通过办公室特购蒙山绿茶,除了上级领导,贵重的客商,一般人没有资格喝上这种茶,接待一般的人是安排办公室主任送茶,自己没有资格喝他的茶,这是观察得的结论,当然不会触碰局长大人的习惯,客气地婉言谢绝:“谢谢曾局,我在家吃的稀饭,不渴。”开门见山地请教:“曾局,办公室主任通知您在等我,是参会、填表吗写材料?”

曾局长喝了一口茶,点燃了一支中华牌香烟,摇着头掏出一支递给他:“吸烟不?”

金果子知道,曾局长吸的烟最差都是中华牌香烟,自己写材料困倦时吸10元一包的紫云烟,委婉地解释:“谢谢,我困倦才吸紫云,不吸其他牌子的烟。”

曾局长顺水推舟地把烟放回盒子里夸了他一句:“年青人低调、直率,是好事。”曾局长吸烟后吐出的烟圈,慢慢在空中消失,并给他交待新任务:“我们单位抽到村上担任第一书记的老廖住院了。省、市即将对精准扶贫验收,组织部要求派一名局领导接替,局党组研究报县组织部批准,你去。”

金果子坐在曾局长对面的皮椅上,表情有些畏首畏尾:“我当副职还在学,不敢当第一书记。”

曾局长从办公椅背后的书柜上取出一个文件夹,掏出一份文件和一叠材料:“这是你任职文件,这是老廖准备迎接验收的材料,你先熟悉一下。‘第一书记’没啥当头,只是配合乡、村干部防止一些刁民在迎接验收时乱说。”

金果子只接了任职文件,没接材料:“曾局,文件我带着。这些材料您留着吧,我有电子文档,一会去打印一份就行了。”

曾局长呵呵大笑,把材料放回原处:“嗯,对,你去打印一套材料,上午就去报到,村两委成员在村活动室等你。”

金果子主动请教:“我到村上去,局里的事做不?”

曾局长提醒他:“开会、报表的工作免了,重要的材料还得你写,你毕竟是我们单位的大笔杆子嘛,你把手提电脑带上。”

金果子听局长说得村上的工作那么简单,写材料轻车熟路,便爽快地接受:“嗯,我记住了。”

曾局长走到他跟前拍拍他的肩膀,再三叮嘱他:“小金啊,我交待你的任务记牢了,不要外传。”

金果子听到这个任务这么简单,爽快地接受:“晓得了,我一定铭记于心。”

新官上任

曾局长又吩咐他:“你的工资还是在单位发,到村上去如果坐客车,车费据实报销,如果需要局里的车接送,直接给办公室联系,给你开绿灯。你必须住在村上,一周最多回家一次,县督查办随时都会到村上来督查,如果你有事离开村,一定要给我请假。”

金果子心里暗喜,终于苦尽甘来,再也不在局里成天忙碌了,可以住到村上吸收一下新鲜空气,享受农村田园风光:“服从安排,一定遵守工作纪律。”

曾局长把烟蒂在丢烟灰缸里,倒了点茶水浇灭,征求他的意见:“今天去上任,安排单位的车送你。”

金果子谦虚地拒绝:“我们局只有两辆公务用车,商务车今天去慰问,一辆您留着用,我搭客车去。”

曾局长看他善解人意,更欣慰:“小金,好好干。”

金果子回到自己办公室,打开办公电脑,打印了一份迎检系列材料放到挎包里,用手提电脑把局里写的材料,基础资料存到手提电脑上。

金果子回家给父母待后带着行囊,搭乘客车到太平镇长坪村去当第一书记,牢记曾局长吩咐的工作任务。

金果子来到村活动室,村上几个干部在核对表册,归纳装进文件袋里,主动掏出文件自我介绍:“我是金果子。”

村干部看他背着行囊,都先后与他握手,一个穿羽绒服的中年人给他介绍工作:“你就住那间屋子,把床铺好。”

一个年青姑娘拿了一套钥匙,领着他把对面的门打开,把行囊放在床铺上,自我介绍:“我是村助理玉妹,老廖刚搬走没两天,这是活动室的门钥匙。”

金果子接过钥匙放在包里:“我们先去工作,一会我自己铺床。”他和玉妹回到活动室。

书记看他回到活动室便安排:“金书记,抽时间熟悉一下这些材料、花名册、报表。”

金果子进活动室,看了村务公开栏的照片,知道他是支部书记,虚心请教:“书记,叫我小金吧,还需要我干啥?”

“你的工作嘛,我们把验收准备工作都做好了。玉妹助理带你熟悉一下各组的位置,乡上开会必须参加,其余时间,喝茶、看电视、上网、打牌、钓鱼都行。主要工作就是省、市派人验收精准扶贫工作时,配合我们守到个别刁民防止乱说。生活安排到玉妹家、生活费的事你别管。”村书记淡而无味地给他介绍。

金果子听到村书记安排的工作,心里暗自惊讶,这哪里是来当第一书记,简直就是来疗养,心里有杆秤,他埋头看表册和每个贫困户的资料。

听到真话

金果子进村后没有具体工作任务,除了到乡上去参加会,几乎都在看表册和贫困户的资料,从这些准备好的资料,所有贫困户粮食收入、经济收入、吃水、住房、有线电视、医疗保险等应有尽有,真是天衣无缝,村里再有没有贫困户了。把村里排出来的刁民也记在心里,每天在玉妹家里吃饭的伙食费,他都记在自己的手提电脑上,准备一个月付一次钱,不想让村上承担之这笔钱。

三天后,金果子主动跟玉妹商量:“我想熟悉一下各组的位置,你把方向告诉我,不影响你复习考试。”

玉妹看到他一天很难说句话,除了到乡政府去开会、看资料,再也没有其他爱好,不知他心里想些啥,她已经对资料记熟了,每天在村活动室有时间就在看书,准备考公务员。当听到他这么客气,怎么敢得罪这位第一书记呢:“我陪你去吧,这是我的工作。”

金果子看出她为难的表情:“行,你陪我走一圈,只要知道大方向,我就自己去走走。”

玉妹陪着金果子,在乡、村水泥路上朝各组走去。

“玉妹,村到组都修水泥路了。”金果子欣慰。

“嗯。”玉妹也没有多话,对他也不冷不热。指着右方:“前面就是一组。”

刚走上一组,金果子看到一位老农在广柑园里挖土,柑橘树上的果子没有摘,好奇地问:“老人家,这些柑橘卖不少钱吧!怎么不摘啊?”

老人头也没抬,继续挖土:“钱个屁,没栽柑橘树以前,地里点包谷、小麦、栽红苕,人能吃,多余的还能喂猪;现在这些柑橘落到地上都没有人检,喂猪猪都不吃,开了年我准备把这些挖了做柴烧!”

玉妹悄悄提醒他:“金书记。莫问了,问多了他要乱说。”

金果子去检了三个,掏出伍元钱:“老人家,我买三个。”

老人根本不收钱:“喜欢吃就拿去吃,不值钱。”

金果子看他不收钱,立即把柑橘放在地上,用手机拍照,同时问他:“老人家,这是什么品种?”

老人娴熟地给他介绍:“脐橙、锦橙100号。”

“哦,把这三个柑橘卖给我嘛,老人家。”金果子掏出伍元钱再三恳求。

老人看到他笃定的表情,只好收下他的钱:“钱我收了,你愿摘多少就摘多少。”

金果子只检了地上的三个:“我只要这三个果子。”

玉妹不屑一顾地指责他:“你要吃柑橘跟我说,我家地里比他家还多。”

金果子淡淡地笑着,把柑橘装进背的挎包里。

玉妹指着一幢幢楼房的院落,介绍其他几个组的位置,几乎迎入眼帘是一片片柑橘地,黄澄澄的柑橘,有的挂在树上,有的掉在地上。心里纳闷,这么好的柑橘为啥没有销路呢?脱口问她:“玉妹,村里能产多少柑橘?”

“我们邻近几个村都有柑橘,少说也有几吨。”

“哦。”金果子应了一声。

一位中年人用背篓背着柚子,朝乡县公路上走去,金果子又问他:“大哥,你这背篓柚子要卖不少钱吧。”

中年人摇头告诉他:“二、三元钱一个的柚子,除了车费,中午的生活费,还剩个铲铲的钱。”

玉妹悄悄地告诉他:“这几个都是纳入刁民范围,少惹他们。”

“哦。”金果子不敢再问。

又走了半里地,看到一个中年妇女在地里扯菜,一个背篓装青油油的莴笋,一个背篓装黄瘦的菜,金果子又好奇地问:“大姐,怎么一块地里有两种菜。”

中年妇女告诉他:“淋了化肥的菜好看,背去卖;没淋化肥的菜,自己吃。”

“哦。”金果子沉默不语。

走过之后,玉妹劝他:“金书记,你遇到这三个,是出了名的刁民,不要和他们多说话,更不要让他们知道你的身份,少惹麻烦。”

金果子十分窘迫:“哦,晓得了。”

刁民改口

金果子经过几天细心走访摸排,了解到柑橘的蜜柚都没用农药和化肥,脚底下一片片柑橘、一片片蜜柚而无人问津,凄凉地浪费在地里。他在网上搜索这些柑橘和脐柚的营养价值,这些城里人渴望的绿色食品怎么会没有销路呢?如何阻止这些“刁民”配合省、市的精准扶贫验收呢?如果不配合,他们就像埋在人群的定时炸弹,爆炸后,验收脱贫出了问题,有一大批人的官帽受到影响,自己愧对组织的信任。

如果夜阑人静时,金果子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眠,他在微信上和接触的一些商人联系,毕竟县城的商人是传统经营,因为收销水果利润低,没有人愿意到乡里来收购。左思右想,在网上搜如何销售绿色果品的办法,终于找到一个破解“刁民”难题的好办法。

次日,玉妹和往常一样,来到活动室,听到金果子说出为果农找销路的事,脸色瞬间变得苍白:“金书记,你千万别碰这事,现在是省、市即将验收的关键时刻,碰这事要摊上大事。”

金果子终于知道,原来乡政府也是雄心勃勃想给果农找销路,想了不少办法无果,动员每个乡干部买水果,有的人借花献佛,摘了柑橘和蜜柚不给钱,导致这些户主多次上访,还处分了一批干部才平息。

金果子在网上与申办网上销售商店的部门商量,寻找到办店的方法,他与玉妹商量,指导她在互联网办起一家“长坪无公害水果网购商店”,先把她有没有销路的柑橘和蜜柚销售后,带动其他农民群众将不值钱的柑橘和蜜柚全部销往各地,几万吨水果变成了钱。陆续把无人问津的柑橘和蜜柚卖完后,并且要她保密,不让说出是自己指导办的网销店,村里的农民纷纷忙着在地里给柑橘和蜜柚村除草、施肥,把这些差点被毁掉的果村当成聚宝盆。

在省、市验收精准脱贫致富时,“刁民”们便的态度从怨怼到赞许,纷纷夸赞玉妹办的“长坪无公害水果网购商店”。

金果子没有幸免领导的重托,由于村里的“刁民”改口了,在省、市验收精准脱贫致富工作时,在忙着写局里交办的写材料,乡村干部没有让他参加,验收后,他又回到局里上班从操旧业,玉妹成了他的知音。

丙戊酸钠的用量
癫痫病的早期症状是什么
男的得癫痫遗传吗

友情链接:

良师益友网 | 怎么用盘启动 | 氟橡胶密度 | 职来职往吧 | 神女控数据包放哪 | 人物素材下载 | 全球最好的跑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