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中级职称论文 >> 正文

【东北】错爱 (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表哥相爱,有一个漫长漫长的过程,他妈总是悠闲地牵着他的手来我家,当他妈和我妈两姐妹煞费苦心地研究我们的外婆到底应该由谁赡养时,我总是躲在妈的腿边偷看他,有时他被我看得不好意思了,就迅速低下头窘迫地死盯着自己的脚尖。

有一天,我踩了凳子,在高高的书架上取出了厚厚的《红楼梦》,他帮我扶着凳子时我把书递给了他,他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说他看过了。我们立刻都羞得满脸通红了,贾宝玉和林黛玉也是表兄妹,和我们一样。

当我们十几岁的时候,就开始心照不宣地忍受着相思的折磨,我们在相爱,可谁也没有勇气揭开这个谜底,少年表哥经常来我家看我,我们总是沉默不语地面对面地坐着,当我叠着千纸鹤时,他总是问我这个玻璃瓶到底什么时候能满。

我心想,等他开口对我说爱我时,肯定就会满了,可是我说不出来。直到有一天,忽然有女孩子来追表哥了,表哥惊慌地逃到了我这里,他说怎么办呀,有女孩子在追我。

我当时真的好害怕呀,一晃,我们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也有男孩子在追我,可我总是拒绝人家。也许已经到了不得不说的地步,那时正是傍晚,我们等待着窗外变黑,我们紧张地坐在不开灯的屋子里,听着彼此的心跳。当黑夜降临时,表哥的脸在我的面前变得越来越模糊了,表哥说,你过来,我看不清你了。我走向他,他的手摸过来,然后他一把抱住了我……

蓄积了十几年的爱,在这瞬间爆发了,我们之间的那种假惺惺的礼貌在黑暗中一下碎了一地,我们由表兄妹变成了恋人,困绕了我们十几年的那纠缠不清的血缘,被我们残忍地踩在了脚下,我们的眼泪绵绵地淹没了对方,爱情,原来是这样的,幸福得让人眩晕。

在一个阴湿的秋天里,我和表哥在房间里无休无止地缠绵,我们私自订下了结婚的日子,表哥说就订在春天,他说他要在我的头上插满迎春花,他说音乐要不停地在我们的耳边汩汩流淌,他说所有的房间都要洒上淡淡的香水,他说我们将来的孩子……

他说到这时忽然停下了,是呀,近亲生子,我们一直都在极力地回避着这个问题。

我叠着千纸鹤,表哥说,这个玻璃瓶到底什么时候能满?我喜滋滋地说,等我们结婚的时候。表哥拧开了婚礼进行曲,我们在房间里叽叽嘎嘎地操练着结婚的仪式,当他抱起我准备入洞房时,我房间的门忽然开了,他妈和我妈忽然出现了,我们都愣在了那里,每一张脸上都写着吃惊,我窘迫地从表哥的臂弯里滑了下来,我们屏住呼吸,等待着庄严的婚礼进行曲奏完最后一个音符。之后房间里静得吓人,我妈忽然尖叫道:这是真的吗?

我们沉默着,不敢承认。他妈说她早就听别人说了,她还以为是传说。

我妈忽然哭了起来,声音尖利刺耳,她叫道:我把你养这么大……

然后表哥被姨妈带走了,我跑到窗前,目送他们,表哥回头看我时,满脸都淌着泪水,阴湿的雨,无比忧郁地打湿了表哥的头发,表哥走了,我妈尖利的哭叫声悲悲切切地持续到了深夜。

后来,我妈给表哥选了一个大款的女儿,我妈曾把她领到了我的家里,那女孩总是叽叽喳喳的,像一只快活鸟,我妈告诉她表哥如何如何的好,她说不信你问我女儿。

那女孩立刻把脸转向了我,她说,他到底好在了哪里,你讲给我听听。我忧伤地握住了女孩的手,我说他是最优秀的男孩,你可一定要对他好哟。

我怀揣着对表哥刻骨铭心的思念,一一向那女孩列举了表哥的好。最后女孩两眼放光地跳了起来,她说,他真的很好,我要他。

在大家的逼迫下,表哥勉强同意了去见那个女孩,表哥把我约到大街上,表哥说他不想去见那个女孩,他捧起我的脸,他说我们真的不能相爱吗?他已经这样问过我一千回了。我忧伤地点了点头,我们再这样无所顾及的爱下去,那我妈和他妈就会慢慢的死去。她们受不了这打击,两姐妹的一双儿女偷偷地相爱了,她们发誓要以死来抗争我们的爱。

表哥穿过马路去见那女孩时,我目送着他,他老是回头看我,我用双手捂住了脸,泪水一层一层地从指缝间涌了出来。我决心在这里等着表哥,我要残忍地让自己亲眼看到表哥爱上了别人,只有这样,我才能强迫自己忘掉他。

半个月后,妈领我去酒店,参加表哥的订婚宴。当那女孩挽着表哥步入酒席时,我被刺得很痛,我深埋着头,无法面对表哥那郁郁寡欢的脸。那女孩悄声对我说,让她喜欢的正是表哥深藏在眸子里的灰色忧郁。

雨一直下,我闷在家里,表哥忽然来了,他扑向我,絮絮叨叨地向我诉说着思念。他说那个女孩不是他想要的,他想要的人是我,他说,我们私奔吧。

我不能让他知道我还在在乎我们的爱,妈不止一次地跟我说过,凡事都要替他人着想。我从一打画片中找出一酷男来给他看,我说,你看,就是他,我好爱他。

表哥吃惊地夺过去看,他叫道,我不相信你会爱上别人。我把脸扭向一边,我叫唤着:我真的爱了别人,对你,我正在忘记。

以后,表哥为了阻止我和别人相爱,他天天都来找我,终于在某一天,被那女孩撞见了,女孩当街对我破口大骂,她当表哥的面骂我是贱人,表哥立刻冲上去给了那女孩一个大嘴巴,女孩也不示弱,冲上来和表哥厮打在了一起,人越聚越多,我无地自容地跑出了人群。

一个小时后,我们都被叫到了医院,那女孩让人拿刀刺伤了表哥,我挤到表哥的床前,听见表哥正一遍遍地叫着我的名字,我把手伸给他,我告诉他我要给他输血,来救他,当血输到一半时,表哥就不行了,他可能不甘心就这样走掉,他抗争着,终于,还是走了。

雨一直下,空寂的街上再没能走来表哥的身影,就这样,我和表哥的故事,画上了一个残缺不全的句号.

天津较好的癫痫医院
癫痫病为什么总是治不好呢
治疗癫痫病什么方法最有效

友情链接:

良师益友网 | 怎么用盘启动 | 氟橡胶密度 | 职来职往吧 | 神女控数据包放哪 | 人物素材下载 | 全球最好的跑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