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浙江十开奖结果 >> 正文

『流年♥小说』同学聚会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莫林像往常一样打开电脑,一封新的邮件出现在他的邮箱里,仔细一看,是一张请柬,具体说,应该是一张同学聚会的邀请信,而且指名要莫林担任同学聚会的主持人。

来信人是莫林的高中同学黄强,现在是某公司的经理,在公司里混得风生水起,深得老总器重。还拥有令人羡慕的家境,有车有房,车还是加长林肯,说房其实不合适,因为那是一套环境幽雅的别墅。而黄强,当年,也只不过是教室角落里出了名的牛学生,在学校更是“赫赫有名”,打架闹事总有他的份,但篮球打得特好,那时女生都不免叹息,如果他人正,说不准身边总傍着一大群女生呢,可叹息归叹息,总还是有女孩子看上他的,可他,那时候根本不把感情当回事,按他的话说,那不是他正经人干的事。

可谁能想到,当年那个牛学生竟能混到这地步呢。莫林是黄强的铁杆哥们,所以他对黄强很是了解,当同学都在认真念书的时候,教室后面那个角落——黄强的位置,那可都成了黄强的兴趣开发领域,瞧一眼他看的书,那可都是关于企业管理和市场调查的书,而且他口才极好,曾经能把他的梦想描述得淋漓尽致,可同学们笑他天真,还企业家呢,那可是很多人不可企及的梦。如今他实现了,再也没有人怀疑。

如果说富人富了忘本,那黄强可是一个例外。他经常把投资赚来的钱捐给自己的母校,还和学校建立起长期人才培养的渠道,为学校解决学生毕业即失业的状况。那就不必说对曾经朝夕相处的老同学或老朋友了,莫林今天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那也有黄强的一份努力,当然,莫林是完全有能力胜任那份工作,黄强才打算帮助他。而如果是那种没有能力胜任工作的老同学,就算他们说尽好话,他也不会通过他的关系而推荐。他能走上如今的道路,真很不容易。

有次莫林在和黄强出去野钓的闲聊中问黄强:“你对很多人都尽心尽力,有没有你觉得对不住的人呢?”

黄强笑着说:“在我这个位置上难免会有对不住别人的时候,但最让我觉得愧疚的还是我父母,你看,我富了,想接父母来和我一起住,可父母说住不惯城里,执意不肯来,每当躺在舒适的床上,总感觉太对不住他们了。”

“所以每个假期,你总有理由“出差”,其实是抽空回家看望父母?”莫林好奇问道。

黄强只笑而不答。

莫林曾经在学校担任过节目主持人,有一定的主持能力,所以黄强才指名要他出任主持人,而这个同学聚会的倡议,也是黄强提出来了。地点设置在母校,时间可以通知完所有人再讨论通过。同学们听说有聚会,当然欣然前往,毕竟老同学,分处南北,现在难得大家聚在一起,也就很乐意前去参加。大家一拍即合,通过各种渠道讨论聚会时间,当晚也就决定好了聚会时间。

最后末了,黄强又给莫林来了一个邮件:“发个集体邮件,通知每个同学,希望每个同学都不要‘单刀赴会’,包括依然还单身的同学都可以找个伴,聚会所有费用由我负责。”莫林开玩笑给黄强信息:“聚会到底还是你说的算。”黄强回复说:“你我都是聚会主角,也就别分你我了,记得要把聚会搞得有创意。”

莫林是主持过很多晚会,但对这创意,还真拿捏不准,因为同学来自不同阶层,什么样的聚会都见过,而且想出来的创意不一定全体人都乐于接受,主持聚会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能最大限度地调动全体人的积极参与。要在聚会中找出创意的点子,可还真得动下脑子。

然而当他下班回家的路上,一个好的点子就出现在了他脑海里。他相信这将是一个很好的创意,他随即打电话和黄强商量,没想到一拍即合,这个想法也就差实践的份了。

人生真是个奇怪的旅程,只要你想暂时地放下烦恼,总能找到好的借口,就好比如这次同学聚会。莫林坐在窗边想着,他决定要给同学一个难以忘怀的时刻。

聚会那天,很多人都早早到了,除了当年那个经常迟到早退的同学小北,所以同学们现在没见到他也不觉得奇怪。

有同学开玩笑说:“小北面子越来越大了,看来得请我们的大老板黄总亲自开车去接他了。”

同学们都大笑,黄强也只是浅浅地说:“小北可看不上我这车,他是性子倔强的人,当年很多大公司老总都请他做秘书,他可都没瞧上眼,而宁愿回到乡下陪自己的老母亲,一家日子过得挺滋润,连我也羡慕他呢。”

“黄总你别开玩笑了,你那身价,我们羡慕你还来不及。”说话的是当年黄强一哥们。

黄强只是苦笑了一下,莫林看在了眼里。

“听说我们班花小雨上了电视台啊”;“林雅轩去了西部支教”;“才子姚枫在知名刊物做了主编”;“可惜了当年我们学校的校花李妖,嫁了富人,后来被抛弃了”……同学相见,难免都会说当年的事情和如今的处境,说到校花,黄强当年可曾为她打过架,这都成为了他在学校的“光荣历史”了,大家在莫林布置的礼堂里闲谈着,礼堂内一应俱有,都是黄强托人给置买来的。每次同学聚会,黄强都得经校长的同意,鉴于学校跟黄强的关系,校长总得做好地主之宜,可每次黄强都委婉拒绝,只说学校能开饭堂让我们自己来弄吃我就心满意足了,有事的话再劳烦校长也不迟。

“黄强,这次聚会怎么改在学校举行了,你这大老板不会是快破产了吧?”黄强的那哥们开着玩笑。

黄强说:“大酒店没气氛,而且你们在酒店时还跟我客气,老是放不开心去享受,吃着东西还以为我存着不良居心呢,还不如回老地方,如我们当年一样随意而欢,我现在话说前头了,等下别老板老板的称呼我,我听了起鸡毛疙瘩,大家都老同学了,不必还那么见外,你们说是不是?”全场同学附和着。

“现在只差小北没来了,大家看还要不要等他?”莫林的声音在礼堂里回荡,同学都一致回答:“人没齐,那就等齐人再开始也不迟。”

“那现在我们先准备今晚的饭菜,边整边等。”莫林发着话。

“饭菜的事就交给女生了,男生打球去。”黄强的哥们说道。

“你还女生男生呢,也不看看现在大家这模样,还像年轻的样子吗?”一同学说道。

“可不是嘛,自从我们都学会了下厨房,年轻就离我们远去了,看看现在父母的腰背都已经佝偻了,时光流逝得可真够快的,想当年,曾经发誓说不会下厨房,可现在,一个个都精通了厨房门道,想想我们的老父母,当年养育我们真不容易哦!”林雅轩感慨道。

“先别感慨了,今天来的,可不只我们这些当年一起的同学,人家可一个个都带着家属,就连以前一直都还光棍的晓楠如今也抱得美人归,我们可得尽好地主之宜,免得耽误了大事可不好。”另一同学说道。

大家也就走进了学校饭堂忙乎了起来。黄强他们,在球场上还如当年那般能打球,只是没有那么顺心如意了。莫林则还在布置着礼堂,他声明不要帮手,自己完成可以布置好,同学们也只好在饭堂忙其他的活。不出一个钟,礼堂也就布置完了。莫林看着这礼堂,想着他的那个创意,不免陷入了沉思。

莫林掏出手机,查着电话薄,翻到小北那页,随即按下了小北的号码……

晚会时间快到了,一切也已经就绪,小北这才匆匆赶来,显得风尘仆仆。大家看见了,也互相开涮着他,小北呢,一边道歉一边笑着,身边还跟着他的相好,笑容绽放在她脸上。莫林就才说话,竟然大家都来齐了,那就先入座吧。大家也就纷纷入座,偌大的礼堂,中间都给移空了,算是舞台,四周则摆满桌子和椅子,桌子上摆着饭菜和酒,椅子则供人入座,礼堂里设备也齐全,可以满足晚会所需的各种配件。但大家很奇怪,因为空出了很多桌子和椅子,莫非还有嘉宾出席不成?

莫林站在舞台中央,拿着话筒,主持得绘声绘色,场面也很活跃。

过到一会,黄强那哥们突然问莫林:“今晚还有嘉宾出席晚会吗?怎么空出那么多座位?”

莫林则微笑了一下,接着他的话说:“你说到点子上了,今晚确实邀请了嘉宾,而且他们将是今晚的主角。”

“那是谁啊?”同学们不约而同地问出口。

“那得让你们动脑子猜了,我只给你们提供一些他们的信息,下面由我朗读信息,你们得听好了。”莫林买着关子。

“他们只是普普通通的两个人的名字,但他们代表着一个群体,有人把我们这些人比作箭,而把他们比作弓,弓弯得越厉害,我们走得更远,耙在前方,他们会尽心地帮我们打中我们心中所要求的那一环,即使有时候他们不情愿或者不满意你所追求的成绩,但他们两个,始终都在支持着你的行动。请问你们知道他们是谁吗?”莫林笑着问道。

“是以前的校长和班主任吗?”一同学回答道。其他同学也觉得挺对,因为校长和班主任以前就很耐心地帮助大家,而且对同学也很负责。

“还有其他答案吗?”莫林大声问道。

“是恋人和朋友。”一个声音笑着说道。

“你们再仔细想想”,莫林显然对答案不持赞同的看法。

“再提供多一点信息。”有人提议道。

莫林说:“他们随处可见,无论你走在街上,或者在每一处有人的地方,你总能看见他们的身影,而且他们形形色色,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信仰,那信仰,与生俱来,即使时代不同,信仰依然不变。他们有些看起来冷酷,其实最有人情味,可能你有时候会厌恶他们,或者在有意无意得排斥他们,远离他们,你有时候甚至觉得他们可怜,可你也拉不下面子去接纳他们。”

所有人都感觉莫林有些不对劲,可就是说不出是哪不对劲,是他说的话过于严肃,还是他话里有话?所有人都猜不懂,嘉宾、普通、两个人的名字、打耙、随处可见、信仰,这会是哪两个人或者哪两个名称?而且是我们所熟悉的人吗?再说街上走着的人,都是属于各个阶层的人,当然也就有我们需要猜的人,可怎么猜还是想不出来。

黄强看着这场面,突然觉得莫林所说的创意是很有思考价值的。小北显得很淡定,感觉讨论没他的事一样,莫林则在旁边继续引发大家的思考,可还是没人能说出他所要的那个答案。

“他们的名字,一个是母亲,一个是父亲。”见大家迟迟猜不出,莫林一字一字地念出口。所有人都哗然一片,同学聚会的嘉宾,是母亲和父亲?可随后,大家也就陷入了沉思,有些人,还惭愧地低下了头。

“是的,是母亲和父亲”,莫林喃喃地说。

随后莫林继续说着:“他们是普通的两个名字,普通到我们以前的每一次聚会,他们都没有参加过,我们以前的每一次活动,包括爬山,旅游,他们也没有能跟我们享受难得的休闲,甚至我们的毕业典礼,他们也没有出席,可他们是看着我们一步步走入社会,当我们遇到困难,他们总出现在我们身边,他们给我们指路,也愿意随时做我们的垫脚石,这社会让他们不得不把自己(弓)拉得很弯曲,以至能让我们(箭)走得更远,我们远走各奔天涯了,弓也越发显得佝偻,显得沧桑,可当我们候鸟归巢,辛苦的又是他们,家里总忙乎着给我们买各种好菜,老朋友老同学来了,招待工作还是他们操劳,你想帮忙,他们总会说,你招待朋友去,这里有我们就够了,别耽误了大家聚在一起话闲的机会,去吧去吧。你每次总感动,心想聚会完了得帮母亲洗碗,可老朋友老同学一散去,那种想帮母亲洗碗的想法也就没有了,一躺在沙发上或者凳子上就不情愿起来了。”

“而且每次我们聚会,都说要带家属来,可每次,都没有哪个同学是带着自己的父母参加同学聚会的,除非同学中有哪个同学的父母是大家的老师,每次,我们都是带着自己的相好来参加聚会,不知道是不是嫌自己父母老了不便行动,还是在我们概念里,家属的范围并没有包括父母在内,或许我们潜意识里都觉得他们更像自己的保姆。这样的想法一直都包围着我,所以今天才有了这一出戏。”莫林说得声情并茂。

莫林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很感谢黄强的支持和小北的帮助,在之前,我们三个就进行过讨论要怎样才能出乎意料不动声色地请到在座同学的父母出席我们的聚会,之所以要小北帮忙,因为大家都记得他曾经邀请过我们写同学录,在里面,每个人都留下了确切的地址,因此找各自的父母也就很方便了。由于有些同学的父母有事外出了没能参加今晚的聚会外,所有同学的父母都在小北和黄强提供的帮助下顺利地请到了我们的现场,现在,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请出我们的父母,今晚,我们一起为父母献上满意的一餐饭,让他们也老有所乐。”他的话,感染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在小北的带领下,父母亲们都笑着走上了舞台,随后就入了座,而此时多媒体屏幕上原来的“同学聚会”已经变换成了“同学聚会暨父母联谊晚会”,大家也认真地招待着各自的父母,有些话多的同学还“窜”过对方家门去闲聊,一派热闹的场景,黄强,莫林,小北,一个个都感到欣慰。

礼堂里亮堂着,同学的父母个个都喜笑颜开,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在同学聚会的场面上,他们是晚会的主角,杯里闪着灯光的绚影,闪在人眼里的,那是幸福的泪水,今夜无眠……

癫痫有什么治疗方法
癫痫症的相关急救措施
癫痫病是不是治不好啊

友情链接:

良师益友网 | 怎么用盘启动 | 氟橡胶密度 | 职来职往吧 | 神女控数据包放哪 | 人物素材下载 | 全球最好的跑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