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星巴克贵吗 >> 正文

【流年】方形的鞋子(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方幼诗今天很紧张。

她对着资料看了一遍又一遍。虽然在采访之前已经做足了充分的功课,可是她还是慌张的手心冒汗。

“我是个资深记者我的水准非常高……”她闭着眼小声的在心里默念企图获得一点自信心。这是她从一个知名日本记者的书里看到的方法,如果你要做一件重要的事,在做准备工作的时候,要怀疑自己否定自己,但是要上场的时候,一定要肯定自己。睁开眼睛的时候镇静了不少,十几年了这个方法效果依然不错,她好像又回到了学生时代,那个时候的她也是这样,会忐忑不安。可是随着年龄与阅历的增长,焦虑的时候越来越少。

三十五岁的她有了岁月给的盔甲。方幼诗三十五年的人生是一段成功女性标准的人生。父母是农村生活的普通劳动人民。母亲在一家纺织厂工作,是一个纺织工,父亲是印刷厂工作,是一个普通的人事员。这是在这个社会非常普通的一家人。可这个普通的家庭,因为有了方幼诗而散发出了夺目的光亮。方幼诗是家里的独女,从上学开始就对考试这件事展现出了惊人的天赋。而方幼诗自身的其他品格也足够优秀,说话得体有礼,行事做物也都十分有格调。她的格调让同村子里的所有人都对她夸奖有嘉。那个时候,在同龄孩子眼里,家长只要提到方幼诗,一定是“要向她学习!”

聪明,努力,独立,一切优秀的品质仿佛天生属于她。

她的成长也足够闪耀。高中毕业以后考入全国最好的传媒大学。大学毕业以后出国深造,在国外游学的日子,她努力扩展自己的见闻。她第一次看到蒙娜丽莎优雅的线条,第一次感受米开朗基罗的人体之美,第一次在爱琴海让轻柔和煦海风吹过自己脸颊……她在步入社会之前就已经积攒了很多经历,她已经足够好。她的“好”不仅仅是她的奖状与毕业证书,而是她已经懂得了比钱更高一级的快乐。那是低产阶级不能理解的精神的充沛。在她二十四岁这年,她才拥有了梦想这个高贵的东西。很多家长从小告诉孩子要有梦想,其实是非常没有逻辑的,一个孩子在还没有对这个世界有清晰的认识之前,从不会有真正意义上得梦想。

她如今的梦想是成为时尚圈的风向标。她要用自己的眼,替更多的人发掘美。她要将时尚的含义带给所有人,甚至带给她的家乡。那个简单纯粹的乡村。她觉得这是一向伟大的事业。时尚不应该是上流社会的特权。真正的时尚能够容纳一切人,所有的人都应该沉浸在时尚中能够品味时尚。

留学回来以后,她进入了全国最好的传媒公司。她靠着努力与聪明很快得到了晋升。如今她已经是公司的总编,独立负责公司一本销量惊人的时尚杂志。

方幼诗,三十五岁,人生精彩。本以应该处变不惊的她想到接下来要采访的人,也会紧张不安到自我安慰。

旁边的人看出来她的紧张。笑着递给她一瓶水安慰她:“方老师不用太紧张,Colin是个非常平易近人的人。他既然答应了采访不会为难您的……”方幼诗欣慰地点点头。

周克林,时尚鬼才,世界顶级奢侈品的御用设计师。今年已经70岁的他仍然是奢侈品界的教父级人物。1999年凭借一场宗教主题的秀,一举震惊世界。那场秀她看了很多遍,成为方幼诗永远的梦。

周克林,这个名字对于她来说,是遇到了她的信仰。

又等了五分钟,周克林的秘书出来告诉方幼诗,说周先生已经准备好等您了。方幼诗站起来,深呼一口气。推开了门。

七十岁的周克林的眼角已经有不少皱纹。腿脚也不太好,站起来迎接方幼诗的时候还需要拄拐杖。可他仍然非常绅士的替方幼诗拉开椅子,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方幼诗想,时间真是一把刀,她作为周克林的脑残粉看过他年轻的时候,张扬不羁,是个让女孩子心神荡漾的帅哥。而如今,年过半百的周克林俨然没有了当初的潇洒肆意。她更加温和平静。

“方小姐不用紧张,您想喝点什么?您喜欢喝可乐吗?”方幼诗一惊,她表现的还不够镇定自若吗?居然被识破了?周克林走到酒柜翻了翻,有些懊恼的摊了摊手说“方小姐可能喝不到可乐了,我的私人医生因为要控制我得血糖拿走了……”

“周老师您喜欢喝可乐吗?像您这样年龄的人,很多都更喜欢喝茶,或者是偶尔来红酒……”

“这都是经验主义的误区”周克林突然想到什么从柜子底下变魔术一样的拿出一听可乐,递给方幼诗“我喜欢喝可乐,小时候没钱的时候总看别人喝,有一次我攒了很久的钱去买可乐,我喝了一口,那个时候我觉的天堂的河水如果有味道,大概就是可乐的味道,直到如今我也觉得它是天下最好的东西,现在的年轻人都叫它快乐神仙水,这个名字我喜欢。”

方幼诗看着拄着拐杖的周克林一步一步缓缓的走,她想扶周克林回到椅子上,周克林摆摆手示意她坐着然后拄着拐杖继续慢慢走“我请你喝我最喜欢的可乐,你要帮我保密,要知道我的私人医生总是小题大做……”

方幼诗看着眼前像孩子做游戏一样求她保密的周克林笑了笑“跟您接触感觉您的心态很年轻,您完全没必要这么早退休。”

“方小姐您读过《格调》吗?”

“当然。那是时尚的入门读物。”

“在那本书里描写的阶级,最底层的人民与最高层的人民是消失在这个社会里的。我觉得这个理论在哪里都适用,比如最懂一个一百岁的老人的人是一个几岁的孩子,这个世界上得两级永远是最接近的。在精神上,最底层的人与最富有的人往往会面临同一种精神上的不安。”

方幼诗笑到:“就像只有孩子才会跟您一样明白可乐的好?”周克林放下拐杖,坐在了方幼诗对面“不,我跟孩子都会从喝一种饮品中获得同样的快乐,孩子因为拮据,而我因为少糖。而年轻人很多时候却不会从喝一杯随处可见的饮料中有那么强烈的快乐,因为那不重要,他们没有时间体验并且他们更多的时间用来焦虑,你所讲的茶水与葡萄酒,那是经验主义在作祟,我年轻的时候,那时候我刚是一名实习生,为了显示我得与众不同,提高我的格调,我尝试喝红酒与茶,不过很快我就放弃了。对于我这个年纪,已经更不在靠喝茶或者高级葡萄酒来装模作样充实这个世界给我的不安全感,或者通过改变一些习惯来进入某一个阶级。”

方幼诗点点头“您说的很对,现在的年轻人总是以形式的一致来展现自己所处于一个高层次的社会阶级,这完全是没有必要的。可您有什么好的意见给到青年吗?”

“自己在社会中的位置是别人一眼就能发现的,一个LV的包总是搭配一双廉价的皮鞋,这反而让自己很被动。真正的中产阶级总是比靠出卖时间与体力获得金钱的低产阶级更悠闲,这不体现在一个名牌包上,中产阶级也可能穿基础款,衬衫可能也是xxx的标准款。但是他们可能会花大价钱买一个马克杯,你问他,他可能是回答你只是因为马克杯上有一只狗的印花十分滑稽可爱。这就是阶级,当你的钱浪费在追逐高端人士的生活标配名牌得包与衣服的时候,真正的高端人士在追逐生活。这本身就十分矛盾,阶级本身有精神属性,当你无法跟他进行同一个阶级的审美,再去追逐就是东施效颦。这个社会最稀有的就是傻子,所有人都会看穿你得LV背后的拮据。所以不要试图蒙骗所有人”

“那有什么办法杜绝这样呢?”

“有一种靠晋升阶级,晋升阶层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读书,这是穷苦人晋升阶级最简单的方法。天分,努力,读书。在时尚圈最近出了一个新名词,叫轻奢。这也是收割这批人的一种方式,这群人比不上真正的中产阶级,又想区分低一层的人,时尚捕手在人群中看到了这一部分人,造了一个名词叫轻奢。轻奢的包,轻奢的鞋,购买的人买的是东西本身吗?并不是,他们买的只是这个阶级,轻奢类产品有一个特点,你刚好努力攒钱才能买得起,不能让你一下子买得起也不能像顶级奢侈品一样让你望尘莫及。类似于轻奢这种词语的还有很多比如联名款,他们收割的是这种阶级的不安全感。其实能够避免这种事情的方法并不多,还有一种是你能够坚守你对时尚与美的理解,这也包括你的价值观要非常坚定。”

方幼诗有些矛盾,他看着周克林,一个从事一辈子时尚工作的顶级设计师。现在好像在赤裸裸的揭开时尚的面具。“您好像在否定奢侈品的一些价值,通过您的描述轻奢,时尚好像是一场骗局。”

周克林低头笑了笑,他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的女孩子。她本身就是一个奢侈品。

“你说的没错。我觉得这就是一场人云亦云的骗局。时尚这个东西,是这个社会上最不具备真理性的东西。你没办法推崇一个真理来解释真正的时尚,就像我觉得一双鞋子,方形得鞋子是最时尚的。它非常符合人体的美感。”

方幼诗有些惊诧“方形得鞋子?椭圆形的鞋型更适合行走,也更符合脚的形状,这并不是因为每个人美感不同,而是人体是否真的舒服决定的。”

提到方形得鞋子周克林有些兴致冲冲起来“人类的第一双鞋子大概在四万亿年前,因为鞋子的诞生脚指开始回缩变得小而软,腿骨变粗,鞋子的出现虽然保护了脚掌但是同样牺牲了骨骼。在随后的演变中鞋子跟时尚这个魔鬼开始挂钩,在清代的时候,还在有裹小脚这种为了所谓的美来牺牲舒适性。那个时候的人们喜欢三寸金莲。时尚跟适用性有时候是很违背的,时尚只是一种视觉的的快感,本来就应该千人千变,当一群人来定义时尚,你的快感来自认同而不是纯粹的视觉。方形的鞋子,在我看来如果我解决了他的适用性,让内部设计更加贴近脚的形状,而外形采用方形,我觉得更符合我的视觉时尚。”

方幼诗脑子里突然浮现了她穿着偶像设计的方形鞋子……她有些难以接受,不管多厚的粉丝滤镜都让她难以对方形的鞋子说一声美。

“可是普罗大众甚至包括我,都不认为这是时尚的,美的。”周克林看了一眼窗外,听她说完毫不在乎地看了她一眼,眼神里是设定规则者的自信,这里面带了一些冷漠。

“我需要你的认为吗?我不需要。至于普罗大众,他们对时尚与美又是怎么界定的,是通过别人。我不用摆平普罗大众,我只需要摆平上流社会就可以了,只要他们认为方形的鞋子是时尚的,是美的。那就是。普罗大众界定时尚的方式是通过上流社会来界定的。上流社会需要什么?他们在精神上十分富足,更加追求different。只要是不同的,就是时尚的。人们从草鞋到皮鞋到运动鞋……都是这样一步一步接受的,只不过我的跨服有些大……是从形状来创新一双鞋子”

方幼诗努力的跟上周克林的思维节奏。“那方形得鞋子好像是存在可能……不不不,您有些打乱我的思维,我仍然认为方形的鞋子是不时尚的。”

“哈哈哈哈。”周克林笑了起来接着说“你知道奢侈品品牌最害怕什么吗”

“抄袭?”方幼诗试探着说到。

“不,他们最害怕没有人抄袭。就像你,他们最害怕你这类人。如果有一天我给我老板设计一个方形鞋子,我成功营销到富人区,让上流社会尽情展现自己的与众不同,但是有你这样的人仍然在呐喊,我不喜欢方形的鞋子,这根本不时尚。只要你这样的人够多,我就倒闭了。这就是时尚,这也同样是奢侈品。他们最害怕的是失去话筒。时尚与美在这个社会是垄断产业,能够定义得人就会是产业的顶尖,时尚本不应该由任何人定义,人对美,从来没有奢侈与贫穷的区分,富人认为的美与穷人认为的美,都应该是美。大多数人的美与一个人的美也应该是都是美,在我眼里,奢侈品本来就不应该奢侈,鉴赏美是人的本能。很多人不明白,以为大多数人的美就是美的,所以给了投机者的机会。人类大多数财富聚集都是这样,靠着一个很基础而简单的原理。如果每一个人都能明白,自己以为的美才是无价的,那名画可能也没有那么值钱……”

“不,时尚应该是人对美的追求!不是这样的资本!您从事了半辈子的工作?难道就是玩弄人心的工具?”方幼诗很难理解周克林,在方幼诗的理想中,时尚应该是崇高的,应该是代表着美学,代表人类对美的追求与认可,不应当是这样。她有太多问题,甚至打断了周克林。这极为不礼貌,但是她已没有耐心。因为自己的无礼,她觉得这场访问应该很快会被叫停。她已经准备道歉,然后被客气的请出去。但是她不后悔。她的梦想是让更多人拥有感受时尚与美得权利,现在周克林告诉她,巴黎时装周的梦幻不过是资本对美的定义权利。在她的认知里,美应当是她出生的小山村都能理解绸缎面料与亚麻面料所展现的华贵风与田园风。他们应该能够感受的美得快乐,哪怕这根本不顶一顿饭!但是它跨越阶级去感受精神的富足!而这一切都被否定!周克林的意识中,乡村的花布同巴黎时装周的美是一样……这……这怎么可以呢?美应该有层次的区别……是需要不断去学习的……

“抱歉,打断您……”周克林看着眼前的方幼诗,年轻,有想法,更有态度,他愿意多跟这个年轻的姑娘聊聊。

“方小姐,是您应该原谅我得唐突。这句抱歉应该由我来说。我是一个没有任何天分的设计师。至少在我看来,我是个菜鸟……如今我站在这里也是靠着这种对美得话语权,我将我认为的美展现给大家。我并没有认为这一切都是无意义的,奢侈品是一场骗局,我到现在都这么觉得,但是我同样觉得,人类应该总有奢侈品。”

癫痫有什么危害呢
癫痫病的治疗时间
癫痫要做哪些检查

友情链接:

良师益友网 | 怎么用盘启动 | 氟橡胶密度 | 职来职往吧 | 神女控数据包放哪 | 人物素材下载 | 全球最好的跑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