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坦克世界涂装制作 >> 正文

【江南日记】 燕子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燕子》

“滕泰”公司的射出车间在两班人员的编排上泾渭分明,我所在的甲班大部分员工已为人夫人妻,很少的几人是帅哥靓妹族的年轻辈。

那天傍晚,阅览窗里的厂报更换了新的一期内容,上面发了我的两首诗歌。我便去编辑室拿了一份样报,在车间门口被同班的工友相互传阅着。临换班时,一个秀气的女孩将样报交回我手中。女孩眼里闪现着抑郁的光芒,怯怯地说:“老赵,你的诗歌写的真好,我喜欢看。”初来乍到,车间认识的人不多,大家对我的少言寡语所表现出来的沉稳敬而远之,我对女孩笑了笑说:“瞎写的,不登大雅之堂,让大家见笑了。”女孩一脸认真地说:“真的,我喜欢。”

一周后的白班,搭档王琼不慎修边时伤了手指,去了医务室包扎。生产的卡座堆满了工作台,组长临时调过来一位女工顶替。我特意告诉要高手,组长一挥手,说:“老赵放心吧!”来者却是那位眼光抑郁的女孩,“老赵,我来顶替。”她的笑很凄美,声音甜甜的,川味很浓。我朝女孩点了点头,“麻烦你了,”她又是一笑,坐下来迅速忙开了。

原本打算调慢机器出模速度,不至于让她应付不过来,岂料两个小时后,台面上积攒的卡座被她一扫而空。小姑娘缓了一口气,这才有机会和我说起话来。

小姑娘名叫小燕,17岁,四川攀枝花市人,进车间一年了。小燕的身世让人同情,她14岁那年,父亲黑夜赶路,不慎失足掉到山沟身亡。她和母亲相依为命继续度日,不久,家里来了继父和一个小她两岁的小弟弟,尽管继父开始勤勤恳恳,对她和母亲很好,但她始终没叫他一声爸爸。母亲感觉尴尬,开到她改口。她留着泪说;‘我只有一个爸爸。“

深知女儿个性的母亲无奈地叹着气。此后一年,小燕依旧对继父很冷漠,母亲实在感觉为难,骂她没教养,甚至用心良苦地罚她跪地,眼泪兮兮地用竹竿抽打她的手掌,小燕倔强地忍着,不吭一声。她说任何事情的接受需要时间。是啊,心灵的潜移默化过程是漫长的。在这个特殊的家庭里,小燕感觉是孤单的。只有那个小弟弟童心纯真能让她唯一感到快乐。这些年,继父的表现明显不如先前了。从母亲和继父的谈话中偶尔得知小弟弟似乎有病在身,治疗需要一笔钱。为此,母亲和继父业准备来苏州打工。

“我以前很爱爸爸,现在更想念他,难以得到的父爱让她日益感到孤苦伶仃。”

“在校时,我就喜欢抒情性的诗歌,那天看到你的诗歌,就情不自禁地被感动了。”

“我相信你是位称职的父亲,你的孩子应该是幸福的。”

的确,人往往就是这样,缺少什么,就迫切渴望什么。像小燕这样的孩子,她就希望得到父爱的温暖。

家乡有句俗话:家有一儿一女,日子赛过活神仙。可惜我只能做一个普通的凡人了,没有女儿是我今生的遗憾。”

经过那个夜晚,小燕似乎更加熟悉亲近我了,上下班相遇时,总喜欢叫一声“老赵”,羞涩地笑一笑。那段时间,车间同事经常打趣对我说:“让燕子做你的干女儿吧。”我则回答:"笑话,干女儿也不至于认到四川去吧,家里拜干亲的都挺多,我也不答应呢!”小燕在一旁笑嘻嘻地说:“老赵要是愿意,我真的认了啊。”

不久在车间传出闲言碎语,议论小燕和搭档,我听到后加以制止。怎么可能呢?就那个华发早生、脑门头发稀疏的尖嘴男人吗?他不过和小燕同乡而已,同机共事,说说笑笑的,都瞎猜个啥啊!后来小燕告诉我,那个同乡搭档确实坏,经常给她说酸溜溜的笑话,还动手摸她的胸,被她臭骂了一顿后,收敛了不少。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进车间三年的小燕07年盛夏的时候,决定辞职。她把想法首先告诉了我,这样日复一日在外打工也不是长久之策,打算用这几年辛苦挣得的钱回家开个小店。最后那个班。小燕拿出一包香烟递给我说;"老赵,你是个热心肠的好人,谢谢你这两年在车间给予我的帮助,我要是有你这样的父亲该多幸运啊,一包香烟代表我一份敬意和感激。”

年轻的燕子飞走了,去寻找属于她的自由幸福的天空。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有什么·
太原中医治疗癫痫
武汉癫痫病研究所?

友情链接:

良师益友网 | 怎么用盘启动 | 氟橡胶密度 | 职来职往吧 | 神女控数据包放哪 | 人物素材下载 | 全球最好的跑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