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欧美色美女 >> 正文

【江南散文】但愿天堂梦花香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馨语,天堂里的梦花开了吗?

一定开了吧,要不然我怎么会在这遥远的异乡梦到你,要不然怎么会在这没有梦花的城市闻到梦花的芳香,要不然怎么会有梦花的花瓣在梦中飘零,一定是你在天堂撒下来的吧?十年生死两茫茫,何至十年啊,可为什么还不能忘?记得第一次与你同桌时我对你说的话吗?

我说听你的名字就是大城市的人。你说为什么呀?我说:因为以前乡下人都没什么文化呀,哪会想到馨语这么美的名字。你对我娇媚的一笑,说:哦,那你以后得把你的女儿取个好名字哟。我对你调皮的一笑,坏坏的说:好呀,那你就做我女儿的妈妈哟。我话一说出口,你就羞涩的扬起两只玉润小手,象两把小羽扇抡翻的对着我的身上乱打,一边打一边羞涩的说:你这坏蛋,打死你,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说。于是我两就这样嬉闹着在操场上追逐打闹,惹得同学们也跟着愉快的笑了起来。

我两是唯一从初中到高中同班的学友,那段时间我真幸福又甜蜜,以至有时袁兰珍给我写的信都被你撒娇的折开看。有时还会当着同学们的面给念上几句,惹得我既不好意思的说你,又会因你的天真可爱而给我带来幸福和甜蜜。袁兰珍也经常在信中撒娇说很嫉妒你。

记得有一次吗?你看着看着突然把信扔给我,脸红着说:人家喜欢你了!我调皮的说:不会吧,你都没说过!你嗔道:做梦去吧!接着给了我一个鬼脸。

由于同中学的关系,我自然是近水楼台了,经常与你上街,或者去郊外山上玩。真庆幸那时校门是敞开的,不象现在象坐牢一样。记得那次到桃花源吗?满山粉红的桃花馥郁芬芳,蜜蜂嗡嗡采粉,你象只红色的蝴蝶在桃花林中飞舞,一边赞美道;你们咸丰人真有创意呀,把陶渊明梦想中的生活实现了!

现在回忆起那时的你我那些美丽的往事,在幸福之余,不得不产生许多的遗憾。好可惜呀,那个年代相机只有租用,可我们没想到,也许是因为没钱,所以就没想过花钱的事。所以很多与我们有趣的事情和一些美丽的画面,都是只在那时那刻霎那间出现在人生长河的某一个时刻,就象自然界中很多一霎那间出现的事物和发生的奇迹一样,来不及描画就已经消失不见了。当你感觉到有些累了的时候,我们就并肩坐在岩石上休息一会儿。眼前是满山遍野的桃花,身边是美丽如花的你;花丛里蜜蜂嗡嗡,耳边是你的柔语莺声。微风将你的长发吹起,拂在我脸上,如丝的轻痒,如缕的情柔,那是世间最美好的感受。桃花香混着你的少女体香,让我迷情在那个桃花盛开的郊外,那个浪漫温馨的午后。

馨语,此时,当我回忆起那时你和我的美丽故事,写着这些伤感美丽的文字之时。馨语,我想告诉你,现在山上已修了亭子,桃花开放的季节是游人最佳的赏花之地。特别想告诉你的是,为了游人的安全,现在那桃花源里面已经不允许机动车辆进去了。人们可以在里面尽情嬉闹,一点也不用担心意外安全事情的发生了。只可惜,你再也不能与我同游桃花源了。

馨语,你还记得吗?那次我们一起同游桃花园时你对我调皮又愉快的充满了幸福感的说:这么美的地方,我以后毕业了我每年都会在桃花盛开的季节来咸丰玩一次。你知道吗?也许那只是你高兴时随口说出的一句玩笑话,可是对于我来说就象一个美丽的承诺。那时的我是多么希望你这个心愿能成为我以后的人生中一个多么幸福的等待呀。

记得当时你这样说时,我就高兴的说:好,太好了,如果到了那时,无论我漂流在哪里,只要你的一个电话,我保证回来陪你一起游桃花源,而且一切开消我全包。你当时非常幸福的说:太好了,一言为定——咱们现在就拉勾!说完你就伸出了你的玉润如笋的小手指,我也愉快的伸出了小手指,与你紧紧的勾在一起。当你要收回手指时,我却乘机用手指紧紧的勾住你的小手指不放,你羞涩的红着脸,就让我强行的勾了一会后,就用力的甩开了。当你休息好了,我们又开始向山顶上行走,继续探寻桃花深处,看还有多少风光可以寻觅。我们刚走到一块大石边,你突然娇呼:哇,好美好大的花哟!延你手指的方向,前面路边,一株梦花静静地开着,象菊花的花朵一样大,淡黄的花朵,光秃秃的树枝,满树的花静默娇立。

梦花的花朵不象菊花一样张扬,显得收殓内向,一朵朵雅致的花就象在孕肓着一个个的美梦......

你站在梦花前面,望着山前山后的桃花,叹息的说:唉,下次如果再和你来这儿玩,我一定要想方设法把我妈妈的相机借来用一下,这么美的风景不照几张照片多遗憾呀!听你这么一说,我马上怂恿说:唉呀,你不早说呢,要知你妈有相机我们来时就应该去取来呀——要不,我们马上搭车去你家取吧。你对我娇娇的一笑,说:看把你美得那样儿,你以为那么好拿呀。再说我妈妈这时还在上班呢,她平时都是把相机锁在箱子里的,不会轻易乱动的——很贵的呀。我假装一叹气:唉,高兴的太早了!你见我有些丧气的样子,就对我说:你不是画画画得很好吗,给我画张相吧。我两手一摊,说:用什么画呀?你调皮的咯咯一笑,象变魔术似的拿出纸和笔,对我优雅的一挥:这不是吗!

我高兴的从你手中接过纸笔,在接纸笔的时候,还顺势轻轻的握了一下你的手,我发现你的脸马上就羞红了,对我下意识的望了一眼。我假装不在意的望向别的地方,坏坏的笑着不与你对视。

这样过了一会儿,你才对我说:看什么呀看,给我画呀。我转过脸望向你。你优雅的斜靠在那块大石上,桃花丛里吹来的微风将你的秀发轻轻扬起,你一袭粉红色的莲衣裙把你描慕成一朵比桃花更娇更艳更香的花,真是人如桃花却胜过花呀!我心中暗暗的赞美着你。也许是你心中的少女秘密被泻露在了你的脸上,也许是周围的桃花映红了你那娇艳的脸宠,让你的脸粉红如花,在粉红色的桃花林里,石头旁,在粉红如桃花却胜过桃花的你的身边,那树淡黄静美如你一样雅致的梦花默默的为你吐着芬芳。

我画好了后,你急忙抢过去观看,我在一旁愉快的陪着你,悄悄的欣赏你的少女之美。我知道,画中的桃花,梦花都画得栩栩如生,但是画中的你绝对是画得不象你。你看了一会儿,对我赞赏的说:哟,画得真不错,比我本人更好看。我对你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说假话,明明画没有你本人好看嘛。你对我侧脸一笑,说:哈哈,对于学生要赞美多于批评嘛。我一笑没有再说什么。你收好画放进衣袋里,一边说:嗯,我得好好珍藏起来,作为纪念。我对你一笑,坏坏的说:对,是要好好珍藏,等以后嫁人了把这画给你那个人看,再想我们今天美丽的旧时光。

你也不再羞怯,只是微微含羞的说:好呀,到时候我会对他提起今天给我画画的你。我也许是被你说得太兴奋太高兴了吧,于是我不加顾虑的说:是吗,洞房之夜你会想起我吗?我话一说出口,就惹来了你的一通连打带骂:你这个坏蛋,你这个臭流氓,你再说,你再说,你再说……如棉花球似的小手如机器猫一样在我肩上乱敲。

打闹完后,你又走近梦花,府下身去闻花香。美丽的长发如柳丝一样泻下,装点了那静雅的梦花。你说:好香呀!我语意双关的挑逗你说:嗯,是香,可我分不清是花香还是人香!你对我微红着脸,扭头对我羞怯的一看,那默默含春的眼神从你的发丝丛中浸溢而出,直注入我的那颗同样春情初萌的少年心灵。你娇娇怯怯的说:你呀,那就说明你的嗅觉有问题。说完你又去享受那梦花的芬芳了,还对我招着手说:你不来闻一闻吗,好香哟!我继续挑逗你说:我不闻花香,因为有一种香是世间所有花香都无法比拟的。你无奈的对我做了一个鬼脸,笑了笑,不再和我瞎说了,只把一颗芳心交付给你那株梦花了。

哈哈,那时我发觉,男孩女孩的心事,高中与初中真的有些不一样了。你忘情欣赏后,才问我:这叫什么花呀!宜昌怎么没这种花呢?我告诉你:这花叫梦花,我们这里很多。你看着梦花树下面生长着的许多小梦花苗,你一边抚摸着梦花苗,一边说:等放署假回我老家时,我一定要挖几棵回去,在我家的大门两边花池里各栽一棵,到时在我家院子里到处都是梦花香。哈哈,那时候我就天天如同生活在梦里了。我急忙调皮的补充说:那梦里一定要有一个我哟。你一笑,对我说:那你就做你的黄梁美梦去吧。我装出不高兴的样子说:哼,本来还想给你说一说关于梦花的一些美丽传说呢,你竟这样,不给你说了。说完我就假装要走了。你急忙追上我,一把拉住我的衣角,撒娇说:好拉,我刚才是有意说来惹你的嘛,你是哥呀,就说说吧。

经你这么一说,我马上传身对你一笑,调皮的说:啊,你叫我哥,再叫我一声!可是你却羞涩的转过脸不叫了。我就继续惹你,说:不叫我哥,我就不说了。你转过脸,对我羞羞的看着,娇娇怯怯的轻声叫:哥!——好呀,你说呀。还有以后的梦里呢!我还不罢休。你无奈对一笑:好吧,以后的梦里也会天天和你游桃花源——满意了吧。于是我就愉快的给你讲关于我们当地对梦花的传说。

但后面的传说我改了。本来是用梦花枝打结后不做梦。我对你说成是情侣一起打结许愿后永不分开。最后还调皮的对你说:要不我们一起每人打个结许个愿吧!你也调皮的说:你没安好心,臭美吧!最后你说:代表我们的友谊打个结吧,让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如这梦花暗暗飘香。虽然你故作自然的笑着,但我看到你调皮的脸上隐不去的红晕。打好了结,你略带羞涩的朝我一笑,就象一朵娇羞的石榴花。我调皮的对你一笑,说:馨语,许了什么愿?你甜甜一笑,拂了拂你那被风吹散的长发说:不告诉你……长发一甩,转了过去。我说:想知道我的心愿吗?你对我一噘嘴:不想知道!我做了一个鬼脸,说:我要告诉你,我要你做我的……我刚一说,你就用两手捂着耳朵,羞涩的红着脸大声说:我不想听,你好坏哟!竟管如此,我还是大声说:馨语,做我一辈子的小妹吧!我在后面忘情的大声挑逗着你,你在前面跑着,象一只小兔子,一幌就转过弯去了。

我还在因惹你开心的甜蜜中疯喊你的名字,突然听到你“啊”!的一声惊叫。

当我跑到你的身边时,你已被一辆从侧路疯驰而下的摩托撞倒在三米多高的坡下去了,满身是血和泥,毫无反应的躺在地上。我一时傻眼了,不顾一切的从土坎跳下来,一个劲的叫你。可是,刚刚还和我说说笑笑,如小鸟欢跳的你,此时一个字也回答不出来了……你被送进了县医院。那一夜,我和你母亲,还有你要好的两位女生也一直守护着你。直到下半夜三点你才苏醒过来,你妈妈第一个进去看你,过一会她出来示意我们三个同学进去。站在病床边,我已无言,只是负罪般底着头。只有你用细微的声音说:谢谢你们!然后又闭上了眼。医生见此情景,马上叫我们出来了。直到第二天早上,你还没醒来,我们就回学校上课去了。

可是,哪里听得进去呀,脑海里全你血泥满身的幻影。我也在后悔自己那样无聊的惹你,以至于把你惹得没有一切安全意识的在公路上跑,才引发了这样的惨剧。青春呵青春!如果说中学是懵懂的青春,高中应该是成熟的青春了,可是,在这成熟的青春刚刚到来之际,你就给我上了这血淋淋的一课。那天早上,我们还在上早自习,学校就传来了你医治无效的噩耗。

噩耗,岂只是噩耗!你走了!听到这个消息,我没有了反应,只条件反谢的冲出教室,赶到医院。可是,一切都晚了,你已经离开了。医院象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平静的没有人情味,冷清的可怕。我站在你昨晚躺过的房间,仿佛还看见你对我的笑。是那样的近,又是那样的远,是那样的温情,又是那么多的怨恨!

一个护士小姐走过来,递给我一张折好的纸,说是你妈妈给我的。说她不想见我,就托护士转交给我。我打开纸,上面是你写的字。平时写得一手娟秀的字的你,这次却是零乱的排列着,每个字都写得那样的吃力,仿佛是从笔尖用力强拉出来一样。是呀,岂只是用笔尖拉下来的呀,那不多的几个字一定是你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用生命换来的呀。妈妈,请你别怨他天堂里一定有梦花,

此时,好想听你那句没有说完的话……

馨语呀,其实那句话我已经说完了。只是今晚上,在这异乡,我还想再次对你说:

馨语,做我一辈子的小妹吧!

馨语,这次你一定没有捂住你的耳朵吧?

馨语,这次你一定不要乱跑了哟!

但愿啊,但愿,但愿天堂梦花香,让我的馨语在天堂细细的思量。

海南癫痫病研究所
癫痫病对人体的危害有哪些
开封癫痫病十佳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

良师益友网 | 怎么用盘启动 | 氟橡胶密度 | 职来职往吧 | 神女控数据包放哪 | 人物素材下载 | 全球最好的跑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