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摩托车氙气灯价格 >> 正文

热门小说《傅少,求放过》路念笙傅子遇完整版全文阅读

日期:2019-10-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傅少,求放过》已上线【岁月小说】 连载中,书号:490

  喜欢读这本书的宝宝只需在微丨信公丨众号(岁月小说)回复书号即可阅读全文

  第014章 我跟她不会有孩子

  路念笙一惊,挣扎起来。

  但伤口痛,整个人身体还有些虚软,这挣扎在男人眼里基本无效,傅子遇也不看她,只冷冷道:“你以为我爱管?我是不想你死在我房子里。”

  她挣扎不开颓然放弃,他话说的难听,正中她心口,她整个人都安静了下来。

  她浑身疼,梁杰对她动手从不手软,她在车上恍恍惚惚想起曾经在梁家的那段时光。

  梁杰的老婆叫张茵,也是梁佳茗的生母,每天都是泪水涟涟地过日子,梁杰酗酒爱赌博,喝醉了打张茵和她,输钱了也打张茵和她。

  她在梁家这种爹不疼娘不爱的日子过了那么久,那个时候梁佳茗在路家享受着自己的千金生活,到现在,她以为一切归位了,她和梁佳茗都回到了自己的人生轨道上,其实不然。

  路家二老跟她之间始终有些隔阂,也看不惯她那种大大咧咧的性格。

  梁家呢,尽管对自己亲生女儿敞开大门,可梁佳茗不回。

  多年前的一个错,似乎是永远无法弥补了。

  车子在医院停车场停下来,傅子遇下车之后正打算去抱路念笙,她自己走了下来。

  虽然一瘸一拐的,但她态度很坚定,全然没有要依靠他的意思,他也乐得轻松,径自去挂号。

  医生办公室里,一声大概看了一下,首先当然是腿,把玻璃渣子都取出来,然后消毒包扎,然后医生抬眼就看到她脖子上的瘀痕,伸手轻触。

  目光复又射向一旁站着的傅子遇,“这怎么弄的?”

  傅子遇一愣,脸色不大好看,“严重吗?”

  医生看傅子遇的表情明显有些意味复杂了,一个把自己女人打成这样的男人,任谁都鄙夷。

  医生说:“不想过就别过了,你这样迟早会把她打死。”

  傅子遇张了张口没说出话来。

  路念笙看着傅子遇吃瘪的样子,在医生低头写处方的时候欠扁地冲着傅子遇仰着脸笑了笑。

  那一刻傅子遇做了个自己也意想不到的动作。

  他抬手轻掐了一下路念笙的脸。

  他是觉得她太欠扁了,可这个动作做出来之后意外的十分暧昧,医生抬头见俩人这样,脸更黑了。

  本来还想劝这女人自重点,不要忍气吞声的,可没想到被打成这样还能打情骂俏,医生对路念笙也没了好脸色。

  傅子遇有些尴尬湖北武汉癫痫医院地把手收了回去,恶狠狠瞪了路念笙一眼。

  医生又看路念笙的小臂,上面那一块青紫十分显眼,刚一碰路念笙就倒抽一口凉气。

  “估计伤到骨头了。”医生脸色更沉了。

  傅子遇带着路念笙去取药,路上她还是一瘸一拐,走的很慢,他就在前面大步走,好久才停下来,发现她落了很远,他回头静静看着她慢慢往过来挪。

  她额头的汗水顺着侧颊流下来,看得出伤口依然很痛,可一点也没有跟他求助的意思。

  他想,女人太好强就不可爱了,像路念笙这样,跟个男人一样。

  可他后来还是放慢了脚步。

  医生说她的小臂有些轻微的骨裂,上了药之后给她包裹的严严实实,另外开了一些外敷的药,傅子遇跟医生聊完回来,路念笙坐在医生办公室门口的长椅上,闭着眼仰靠着椅背,脸色惨白毫无血色,因为疼痛,气息依然有些乱。

  他定定盯着她看了几秒才走过去,站在她面前,她虚弱地睁眼,看到他就缓慢地要起身,被他一把按住。

  “要不我去让医生给你打个镇痛针。”

  她摇摇头。

  他眉心紧锁,“路念笙,这样逞强,受苦的是你自己。”

  她扳开他按在她肩膀上那只手,“我没那么娇气。”

  说罢起身就慢慢往外走。

  傅子遇沉默了几秒,转身跟上去。

  回去的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路念笙浑身不舒服,侧躺在后座上,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居然不等到家就睡着了。

  傅子遇停了车才发现,站在车门边,有些无奈地笑。

  睡着的路念笙没有那么多的戾气,也不会说什么令人讨厌的话语,她闭着双眼的模样安静多了,傅子遇打横抱起她来,放缓了脚步往卧室去。

  她很瘦很轻,他的手能够触到她突兀的肩胛骨,低头看她的时候,他眼底多了些复杂的情绪。

  路念笙其实长的挺漂亮,素颜就让人惊艳,但她过的很粗糙,结婚这么久除了婚礼那天之外他没见过她化妆,傅子遇很少这样认真地打量这张脸,她汗水湿了的发丝还凌散在耳边,眉心微微蹙,睡梦中似乎不大安稳。

  他将她小心翼翼放在床上,留心地让她不至于压到伤口,然后给她盖被子,刚想掖好,听见路念笙气若游丝地开了口,语音含混不清地叫了一声“大哥”。

  傅子遇一怔,路念笙无论在路家还是梁家都没有哥哥。

  他脑海里面突然回闪过曾经在傅家花园的那一幕。

  路念笙和傅承修站在一起相谈甚欢,那时候他有种感觉,傅承修与她不是第一次见面。

  但这也只是一种猜测,他皱着眉头,最后表情回复漠然,扯了扯嘴角。

  原来路念笙的心底,还真的装着别的人,虽然他早就想到,但到这一刻还是觉得嘲讽。

  他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娶这样一个妻子,生活在这样一段貌合神离的婚姻里,这些都是路念笙给的,为了成为傅家少奶奶,她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连她自己的婚姻都可以当作工具。

  他转身离开了房间。

  ……

  翌日一大早,卧室门被敲的砰砰响,路念笙睡眼惺忪地躺在床上,浑身都痛,不想起床,懒懒问:“谁啊……”

  柳姨惊慌失措的声音从外面传过来:“少奶奶,徐夫人过来了,你赶紧起来吧!”

  路念笙烦躁地起床,窗外天才微微凉,她不知道徐媛这是发什么神经。

  等到她一瘸一拐下了楼到客厅的时候,傅子遇也是一脸的起床气,站在沙发跟前,徐媛坐在沙发上,深深瞥了路念笙一眼。

  脖子上有瘀痕,小臂和腿都被白纱布裹着,遮也遮不了,徐媛一愣。

  “念笙,你怎么受伤了?”

  路念笙摸了摸脖子,说:“不小心,摔了。”

  傅子遇闻言,扫了她一眼。

  徐媛也不是傻子,转向傅子遇问:“怎么回事?”

  傅子遇这会儿算是清醒了大半,摸摸头,开口:“是我弄伤的。”

  徐媛一听就火了,“你现在什么毛病,打自己老婆?夫妻俩什么事情不能心平气和谈,要弄成这样?说出去不知道多丢人!”

  “妈……这也不全是他的错。”

  路念笙插嘴,毕竟严重的伤都是梁杰打的,傅子遇枉担这么个罪名,她心里也过意不去。

  她以前没见过徐媛发火,也没想到徐媛生起气来也这么严苛。

  徐媛闻言脸色更差,“念笙,你不要总为他说话,你就是太惯着他了。”

  傅子遇扯扯嘴角冷笑,“妈,我怎么看你跟这媳妇比跟我还亲,难怪你们串通一气给我挖坑跳,你早在当初逼着我跟她结婚的时候就该想到今天。”

  徐媛气的脸都有些变形,指着傅子遇鼻尖,“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好?你反正是要跟路家联姻的,念笙差在哪里了,你闹情绪我可以理解,这都多久了,要不是我今天来得早,我还不知道你们俩是分房睡的!这样下去念笙什么时候能怀孕?”

  傅子遇目光清冷地盯着徐媛,“别想了,我跟她不可能有孩子。”

  徐媛正要再发火,就听傅子遇继续道:“不过她这种女人,谁知道呢,说不定哪天真的会怀孕,但也不可能是我的孩子。”

  路念笙闻言,心口倏尔一紧,抬头望向傅子遇,她的脸色煞白,神情有些难以置信。

  徐媛被气的说不出话来,起身,巴掌利落地落在了傅子遇的脸上。

  那声响很大,傅子遇被打的偏过脸去,可见力度有多大。

  柳姨慌忙地去做和解,路念笙面色苍白地愣在原地静静看。

  她甚至想不起要拦。

  从结婚到现在,傅子遇说过无数恶毒的话,她以为她早已免疫,可方才的那一句还是远远超过了她的接受能力。

  她眼前有些发黑,努力攥着拳头保持意识。

  傅子遇是什么时候离开客厅的,她不知道,只是恍惚间徐媛走了过来,轻轻拍她的背。

  “念笙,委屈你了,你别在意子遇说的那些话,他还是因为婚礼的那些事情在生气,所以……”

  路念笙惨淡地笑了笑,“妈,我没事。”

  徐媛晦气地叹。

  她一大早过来搞突击,就是因为她知道傅子遇和路念笙感情不好,就算傅子遇答应每天回家,也未必愿意跟路念笙睡一张床,今天一看,果然。

  路念笙也不是没看出徐媛的心思,她觉得可笑,她其实已经怀孕了,却不敢说。

  傅子遇把话说到了那个份上,她这时候要说出自己怀孕的消息,简直是自取其辱。

  她当作宝贝一样护着的孩子,被孩子的亲荆州治疗癫痫病重点医院生父亲说的那样不堪。

  徐媛跟傅子遇最后也没谈拢,反倒被气的够呛,很快离开,随后傅子遇再从楼上下来也已穿戴规整准备出去。

  路念笙在门口拦住了他,问了个问题。

  “傅子遇,万一我真的怀孕了,怎么办?”

  第015章 我嫌脏

  傅子遇闻言,挑眉睨着她,“我以为我刚才说的很清楚了。”

  路念笙有些不依不饶:“万一我有了你的孩子呢。”

  “路念笙,你很清楚,”他眉目间郁色沉沉,“你不可能会有我的孩子,我每次都做了措施,你知道为什么吗?”

  她静静看着他,听见他以一种及其缓慢的语调说:“因为,我嫌脏。”

  她小脸煞白,牙齿将自己的唇咬出血痕来,尽管极力隐忍,鼻子还是发酸,只是不死心地再次问出那个问题:“避孕措施没有万无一失的,万一呢,万一我和你有了孩子呢?”

  傅子遇笑了笑,“只要你人在傅家,不管你肚子里有了谁的种,都一样活不下去。”

  说完,他再也不看她,径自离开。

  擦肩而过的瞬间,路念笙强撑着的脸色瞬间如同坍塌,她的唇还有些哆嗦,侧靠在墙壁上,浑身虚软无力。

  她早知道傅子遇恨她,只是没想到恨到了这一步,就连她的孩子也一同被鄙夷。

  她扶着墙壁在原地站了许久,听到客厅里的手机在响,才缓慢地走过去。

  电话是傅承修打过来的,说是已经安排好了医院,问她什么时候有时间去。

  她深吸了一口气,沉默了几秒,对电话那端道:“就下周吧。”

  ……

  傅子遇离开别墅之后就直奔L市南郊的棚户区。

  梁家就住在这里,新区建好之后这里成了L市市政最头疼的问题,这里汇聚三教九流,人称L市的包里街区,环境也是脏乱差,这里就是路念笙长大的地方。

  车子进不去,傅子遇只能把车停马路边,穿过很长一条巷子,在一栋破旧的楼房二楼敲开一扇门。

  是梁杰的老婆张茵开的门,梁杰宿醉未醒,还在呼呼大睡,张茵一见傅子遇十分惊讶,赶紧去摇醒梁杰。

  屋内斑驳的水泥地上放着简易的床和一张桌子,另一边的地上铺了几块木板,傅子遇在梁杰打完招呼去外面洗漱的时间里随意扫了几眼。

  这房子很简陋,采光也不好,梁家在这里住了二十多年,就是说,路念笙也住在这里,他拧眉,怎么也想不通那么一张破旧的小床怎么三个人睡,抬眼看张茵,随口问了句:“路念笙以前和你们住一起是吗?”

  张茵搓着手点头,指了指地上那几块木板,“是的,那是她的床,我们一直都留着呢,可她前些年出去了之后就再没回来过。”

  傅子遇愣了一下。

  那几块木板,也算床?

  梁杰还没来,他也是无聊,走到木板前,然后慢慢坐下去。

  胳的慌。

  他摸着木板,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其实他以前并未关心过路念笙在梁家过的是什么日子,但是在这个瞬间他突然想,如果是他,也许脱离这里的心情会更加迫切。

  路念笙想要回到路家,成为路家千金,想要成为傅家少奶奶,这些事情曾经让他鄙夷,但他现在,忽然觉得,尽管她做的事情无耻,但这个动机是可以原谅的。

  谁愿意被困在这样的地方一辈子?

  梁杰洗漱完,脑子总算清醒一些,凑过来有些讨好地给傅子遇让烟,傅子遇摆了摆手示意不用了。

  “我让你去问路念笙佳茗人在哪里,你为什么要打她?”

  梁杰一怔。

  “傅少,你不了解那小贱人,她从小就不听话,不打是不行的,这是最快的办法,再说我不也是担心佳茗出事?那小贱人以前跟那些混混在一起,认识乱七八糟的人可不少,谁知道会对佳茗做什么?”

  傅子遇眉心深锁。

  他原本挺笃定路念笙跟梁佳茗的失踪是有关系的,可昨晚的事情让他有些动摇。

  路念笙被打成了那个样子,奄奄一息躺在地上,依然说自己不知道,他会不会真的误会她了?

  梁杰想起路念笙就来气,“唉,要不是那小贱人,你跟佳茗的婚事也不会黄,这个害人精真是,我早该打死她!”

  傅子遇有点听不下去,“路念笙虽然不是你们亲生女儿,多少你们养过些年,没点感情?”

  傅子遇这话语气不善,梁杰一愣,想起多年前和路念笙之间的那桩子糟心事儿,赶紧摇头,“我们为人父母,肯定是想自己孩子好,不然当初也就不至于把佳茗弄到路家去,这个,傅少你肯定能理解的,对吧?”

  傅子遇冷笑了一下。

  他不理解,他还没有当爸,怎么也想不出为了自己的孩子做那种事的父母脑回路是什么样的。

  只是今天梁家之行让他明白一件事。

  梁佳茗没有回到梁家,是好事。

  梁佳茗从小在路家是养尊处优的,这样的房子她能住?

  梁杰的那副嘴脸也叫人喜欢不起来,张茵又是个软性子,一直一言不发的,这样的家庭环境谁也不愿意呆。

  难怪路念笙早些年离家出走之后就不回来了。

  离开之前傅子遇最后给梁杰叮嘱:“我也会继续追查佳茗的下落,你们要是有什么消息,通知我。”

  走了几步又回头,看着梁杰,“还有,你不要再找路念笙了,她那里估计没有线索。”

  离开梁家之后傅子遇在路上接到韩烈的电话,背景音乐是会所里面嘈杂的音响,韩烈的声音在那边有些含糊:“我们在‘迷魅’,来吗?”

  傅子遇默了几秒便应允下来,方向盘打了个转,去“迷魅”。

  “迷魅”是L市一家高档娱乐会所,典型的声色犬马之地,只是过高的消费过滤了一部分人,现在成了L市富二代们心水的温柔乡。

  傅子遇其实玩性不大,也很少去那些地方,只是他今天有些烦躁。

  从离开家里就开始了,脑子里面不时地回闪过临走之前,路念笙脸色苍白问他孩子的事情那一幕,以及她在最后无言以对,全然像是被抽了魂魄的样子。

  那样子的路念笙不像路念笙。

  她流血的时候,重伤的时候,都没有那种表情和神态,他以前总是赢不了她,因她似乎无坚不摧无所畏惧。

  如今他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路念笙骨子里面也许是有很多毛病,和心机,以及逞强的本领,可她终究是个普通人,她也会因为他说出的那些侮辱性的话而生气和伤心。

  他曾经以为让她痛了他就会好过,可到这一刻武汉哪家治疗癫痫最好?他才明白,不是的。

  他们之间的问题,不会因为这种锥子一样刺人心口的口舌之战而有什么结果,彼此不过互相折磨。

  ……

  迷魅。

  包厢里面炫彩的灯光流窜,傅子遇坐在角落里面,神色恹恹地喝着酒。

  韩烈凑他跟前。

  “怎么,佳茗还没有消息?”

  韩烈见他情绪不高,想当然地就以为他是在担心梁佳茗。

  毕竟傅子遇和梁佳茗这些年来是这圈子里面的官配,那时候所有人都以为他们会结婚。

  韩烈对梁佳茗的印象始终停留在那个柔弱的,总躲在傅子遇身后的娇小女人身上,几个月前路家发生了这样大的变故,原本是路家千金的梁佳茗一夜之间就丧失了原本的姓氏,从路家千金的光环一下子跌落,这样大的落差可不容易接受,那段时间圈子里面一直在议论,梁佳茗会不会想不开自寻短见。

  那些话自然没人敢在傅子遇面前说,傅子遇脾气可不好,没人敢往枪口上撞。

  傅子遇摇摇头,“找不到,一个大活人,就这么人间蒸发了。”

黄冈好癫痫病医院

  韩烈说:“也奇怪了,你说她那么柔弱弱弱的,出个门都要你带着的人,能跑哪里去?可咱都把这L市翻了一遍了,国内也真差不多了,我还真没法想象,难道她一个人跑国外去了?”

  傅子遇蹙眉,攥着酒杯没说话,这时包厢的门被打开了,几个穿着暴露妆容妖艳的女人进来了。

  韩烈凑他耳边说了句:“出来玩的,就开心点,那些事先忘了,我给你挑个最漂亮的陪陪你。”

  傅子遇眉心皱的更紧,他跟韩烈这种不挑食的花花公子不一样,他不抬喜欢这种女人。

  可韩烈已经动作迅速地把其中一个推到了他跟前来。

  “来来来,叫傅先生。”

  傅子遇抬头,对上面前女人的视线,愣了愣。

  苏晓也傻了眼。

  她没想到上班的时候会遇到傅子遇,也是个直性子,“傅先生”三个字没出口,反而条件反射出一句:“人渣。”

  声音其实不算很大,但也不小,整个包厢瞬间安静下来,视线全都投过来。

  傅子遇显然也是没想到,顿了顿,看着苏晓:“你再说一次。”

  路念笙没什么教养,路念笙的朋友也一样粗鲁,苏晓挺直了脊背,“说就说,再说一百次你也是人渣,我才不会伺候你这种人。”

  包厢里面炸开了锅,傅子遇身旁一个富二代站起来就抓苏晓头发,“怎么说话的,快给傅少道歉!”

  苏晓明明被抓了头发,态度依然没变,“傅子遇你明明有老婆,你来这种地方喝酒就罢了,找女人干什么,你对念笙这样,你会遭报应的!”

  《傅少,求放过》已上线【岁月小说】 连载中,书号:490

  喜欢读这本书的宝宝只需在微丨信公丨众号(岁月小说)回复书号即可阅读全文

友情链接:

良师益友网 | 怎么用盘启动 | 氟橡胶密度 | 职来职往吧 | 神女控数据包放哪 | 人物素材下载 | 全球最好的跑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