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库区移民政策 >> 正文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十七)

日期:2019-1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十七)

拉克丝当夜就离开了德玛西亚所驻战争学院的军营踏上了前往诺克萨斯的路上。
从她那暗淡的眼神和显得疲劳的脸上看得出她是需要休息的,毕竟发生过那么多的事情,可是此刻拉克丝的心里只是想离开这里,只要是能离开这里去哪儿都行,刚才的那一幕还一直在她脑海里盘旋着挥之不去。
(是啊,我好傻,明明这样的结局已然注定,但是自己心底深处的那些已经幻化成虚无缥缈的期待又算是什么呢。)
就这样随着少女脸颊上的泪珠被迎面而来的风逐渐吹干,她的身影也离战争学院越来越远,直至再也看不见她的任何身影。
另一方面。
“呐呐,路上要注意安全哦,小心被当做宠物给卖掉了。”
“嗯嗯”提莫点点头表示明白。
“呐呐,还有路途中不要乱种些毒蘑菇哦,要是被一般人吃掉就不好了。”
“嗯嗯”提莫继续点头道。
“他们的关系还真是不错呢。”嘉文有些讪讪的对波比说道。
“嗯,那是当然了,他们的绯闻早就在班德尔城传开了呢,虽然他们彼此都没有承认。”
波比坚定地说道。
“这样啊。”嘉文随口答道。
“皇子殿下不是也要和龙血武姬公主喜结连理吗?等到这场战争结束。”波比又对嘉文说道。
(希瓦娜……)
听了波比的这段话后,嘉文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一会后才又站起身对波比说道。
“一切就按计划执行吧,不必再来向我汇报了,我有些累了先去休息一下。”
波比目送着嘉文离去的背影,又看看自己右手手掌处一条大大的割痕,心理默默祈祷着。

(加里奥,等着我,我一定会去救你的。)

嘉文在军营中百无聊赖的走着,抚慰着那些受伤的士兵这让他感觉有种充实感。
作为德玛西亚的皇子身上的负担实在是太重了,另外就是希瓦娜的事情,嘉文曾自私的想过如果这场战争就这样永远持续下去,或许就不需要给她一个交代了,但是他马上就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无论从任何角度来说都太自私太残忍了,哪怕只是想一想那种罪恶感弥漫全身的感觉都让嘉文不能自已。
当嘉文无意走到军营后的斜坡处时他透过小树林间的缝隙看到了一个女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皮城女警·凯特琳,凯特琳站在斜坡的高处低着头双手紧握成拳状似乎在做着祈祷,嘉文看到这里一下子来了精神,他正欲开口唤她,伊泽尔瑞却不知从哪里走到了凯特琳的身后。
接下来的一幕让嘉文有些无法接受,他的拳头就那样紧紧的握着,一动也不动,直到军营内哨兵换岗的哨声响起处才将他从自己的紊乱中唤醒了回来。
嘉文松开了不知为何已然握紧的拳头,转身就要离开。
“放开她伊泽小子,不然我就用我手中的锤子将你砸个稀巴烂。”
嘉文又透过身前长满密叶的树枝处看到了一个男人,是杰斯。
西安治疗癫痫的专业医院哪家好怎么,不是刚被你口中的小家伙给放倒了现在又想来领教伊泽小子的厉害吗?”
伊泽瑞尔松开刚才揽着凯特琳的双手,右手叉腰左手握成拳状缓缓抬起对准杰斯,特制手套上嵌着的能量石也开始闪现出了耀眼的蓝光。
在和诺克萨斯开战之前,两个男人间的一场战争就要被点燃。
“两个人都给我住手!“

凯特琳的一声斥责才让两个人暂时平缓了相对的情绪。

 “从小就是,你们为什么一见了面就要争吵个不停呢,大家坐下来谈谈难道就有这么困难吗?”凯特琳说这些话时脸都因为过于激动而稍稍变得有些红了。
然后就是一阵的寂静,三个人谁也没再说话,只是大家的目光都在别人的脸上游弋一旦双目相接时又迅速地逃避开来,就像两粒质子还没碰到就被远远的弹开来,但是在这样一个压抑的高密度空间下第三人的出现就恰似像一粒中子,不可避免的令三人间产生了一股巨大的能量,它压抑并蠢蠢欲动,期待在三人间一下子爆发出来。
本以为打破这种短暂平静的一定是急性子的杰斯,可是就连杰斯也缄默其口一言不发。
其实杰斯此刻想起了他父亲曾经告诫过他的话。

事情还要从3天前的皮尔特沃夫说起。

海克斯科技工厂的某研究室内,杰斯正在忙于他手头的研究,这次的课题是为祖安的市长,一个双腿残疾的老人制造一双智能感应的义肢。虽然杰斯从来不对祖安的家伙抱有任何的好感,但他还是出于在父亲的劝说及自己的良心下接下了这个项目。
经过几个昼夜的作业,眼看着自己辛苦的成果就要完成了,杰斯本来阴郁的心情也随着即将从自己手中诞生的作品里找到了一丝安慰。
“哦哦,终于要完成了呢。”
一个男人的声音忽然从自己背后响起,这着实吓了杰斯一大跳,他抡起放在自己身边立在地上的锤子就朝身后狠命地砸了过去,锤子呼啸着划过空气,一瞬间空间也似乎被他给撕裂开来。
待杰斯定睛看到眼前这个男人时才猛地收缩力气好不容易才停下了手中锤子的轨迹。
“父亲!!”
被杰斯换做父亲的男人明显被杰斯的这一举动所吓到了,甚至好半天都没能发出任何声音。
“你怎么来这里了,我不是说过我在实验室的时候不希望被打扰。”
“还有就是不要一言不发的站在我的身后。”
杰斯一脸气恼的对父亲说道。
“是这样吗?我记得之前凯特琳也曾来过这里吧,但是你现在的态度却和那时是截然不同的呢。”杰斯父亲的这句话说得颇有些微黑龙江哪里医院可以治疗癫痫病妙,乍一听上去像是一则玩笑却总让人觉着其中有些挖苦和讽刺的意味。
“那是当然了,她是我未来的新娘,也是你的女儿,你为什么要拿这些来恼我。”
杰斯的眉头紧皱着,用自己厌恶的表情来向父亲表述着自己的不满。
“你这个傻瓜,不会把我当时的话信以为真了吧。我再重申一遍,那些话只是用来限制杰拉德那家伙的策略,只要他一天还是这皮尔特沃夫的镇长。”
“至于你……可别给我搞砸了。”

杰斯对于父亲的这些话并不满意,但是他也无意去当面忤逆父亲,于是就这样沉默着,对于他来说,父亲的那些话可能只是他作为一名政治家的手腕,但是对于自己来说那个女孩早已成为了自己世界的一部分,虽然在她的眼里他只是一个脾气暴躁喜欢冷言冷语的家伙罢了。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良师益友网 | 怎么用盘启动 | 氟橡胶密度 | 职来职往吧 | 神女控数据包放哪 | 人物素材下载 | 全球最好的跑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