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福州台江万达美食 >> 正文

后英雄联盟时代(二十一)

日期:2019-10-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后英雄联盟时代(二十一)

第二十五章异传  诅咒之路<武汉的哪家医院治癫痫治得好/span>
    泰达米尔站在冰封的山谷面前,一向坚决果敢的他看上去竟然有些犹豫。身材健壮的他在由纯粹的寒冰缔造的山谷面前小的就像蝼蚁。刺骨的寒风从黝黑的山谷中呜呜地吹出,但泰达米尔毫不在意,也没有为他赤|裸的上半身加一件斗篷——他也并没有带御寒的衣物,事实上,他带着的只有那把大剑,由他的师父斯塔克亲手为其打造的石纹河巨剑。这把巨剑上永远洗不掉的发黑血迹和无数凹痕见证着泰达米尔经历的那次劫难,也见证着泰达米尔的复仇之路。
    只是今天,“蛮族之王”的复仇之路将要走上终点。
    没有侍从,没有护卫,本应出现在战场前线的泰达米尔,却无端出现在这个地方。
    泰达米尔用粗糙的手拍了拍自己胡子拉碴的脸颊,手上的老茧是他无数次殊死搏斗和数年来勤奋锻炼所获得的勋章。
    深吸了一口气,泰达米尔把巨剑扛在了肩上,步履沉重地走进了山谷。
    脚步声和呼吸声在谷底被无限放大,泰达米尔就这么心无旁骛地一步步走着,向着前方。
    眼前赫然出现了分岔路,左或者右,选择题。泰达米尔停住了脚步,这让山谷一下子就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
    泰达米尔的目光失焦了几秒,然后重新聚焦在岔路中间的那个人身上。
    “你来了。”端坐的男人不动如山,只有兽头帽下锐利的眼神流动。
    “我来了。”泰达米尔机械地回答道,他的回声在山谷间回荡。“我来了……来了……来了……”
    “祗婆婆说过你会来,让我在这里等你。”男人纹丝不动,声音从虬结的胡须后面传出来——不知为何,没有一点回声,“但她也说,如果你不来,证明一切都还有希望。”
    泰达米尔沉默了很久,终于用沙哑的嗓子开口:“弗雷尔卓德已经陷入绝望。”
    男人伸出了一只手指,轻轻地摇了摇:“弗雷尔卓德并未绝望,只有你陷入了绝望,‘蛮族之王’。”
    “阿莱尔、布雷姆与库加加与你同在,因此你才能说出这番话,”泰达米尔温和地说,“但他们不会帮助我走出绝望。”
    “……鹰灵要我问你,你因何绝望。”男人没有丝毫动摇。
    “……一个国王的担子、一个丈夫的担子、一个男人的担子。”泰达米尔吸了口气,说,“艾希的病越来越重了;祗婆婆和逆命失踪;我们在与凛冬之爪和诺克萨斯的战争中节节败退;熊人族突然断绝了和我们的一切联系……为了弗雷尔卓德,我必须走上这条路。”
    回声久久回荡,而男人也久久没有开口。泰达米尔明白,他是在和鹰灵阿莱尔、狼灵布雷姆和熊灵库加加交流,于是他等待着。
    等到回声终于散尽,男人也终于再度吐出语句:“一旦走上这条路,你就无法回头。”
    泰达米尔终于可以挺起胸膛:“为了弗雷尔卓德。”
    “你的复仇呢?三十年前那个夜晚,不是鼓励你握剑至今的动力吗?现在,转过身去,离开这里,你仍有机会完成你的复仇。”
    泰达米尔笑了。男人扬起一条眉毛。
    “知道吗?艾希告诉我,复仇带来的甜蜜永远都是短暂的,只有学会宽恕,才能真正得到宁静。”泰达米尔说这番话时笑容一直挂在脸上,“我早已忘记了复仇,说实话,既然可以让冰原上像我一样的人少一些,那我何乐而不为呢?”
    “那你为何不放下剑,放下这场战争呢?”男人又一次发问,“凛冬之爪和诺克萨斯也可以为弗雷尔卓德带来和平。”
    “但那样的和平将使我的人民永远陷入奴役之中——这不是和平。”泰达米尔几乎不需思考就回答了。
    男人仔细地审视泰达米尔,而泰达米尔也与他对视。然后——足足过了五分钟——,男人站了起来。
    “你通过了质询,泰达米尔。”男人伸手指向左边的道路,“沿着这条诅咒之路,你将得偿所愿。”
    “谢谢你,乌迪尔。”泰达米尔颔首,坚定地走向乌迪尔所指的路。
    在泰达米尔与乌迪尔擦肩而过的瞬间,乌迪尔对着泰达米尔低声开口:“永别了,‘蛮族之王’。”
    泰达米尔脚步微微一顿,却没有停下。他一边走,一边咧开嘴大笑起来。他对着面前的空气,实际是对着乌迪尔大声说道:“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就对着违逆自然的混蛋们发泄你的怒火吧,乌迪尔!”
    “我的狂怒,无人驾驭得住。”乌迪尔同样面对着空气,却对着背后渐行渐远的人说,“通过我,自然的意志终将达成。”
    泰达米尔的笑意更浓了,他加大了步伐,把乌迪尔和他的质询留在了身后。
    渐渐地,道路越来越窄,两边的冰崖不屈不饶地朝中间挤了过来,很快就使原来的宽广大道变成了只容一人通行的小路。周围本来呈现出幽蓝色的冰崖,也显出了一丝丝的黑色。同时,泰达米尔还察觉到,来自前方的腥风:不是血腥味,而是一种无法言喻的,令人作呕的腥气。

    泰达米尔不自觉地握紧了剑柄,浑身肌肉都戒备起来。

   终于来到了尽头。泰达米尔站在尽头处的冰墙前,用没握剑的那只手摸上了如镜面般光滑的寒冰。触感是真实的。但泰达米尔同时清晰地感觉到愈演愈烈的腥风就从这尽头“那边”吹过来。
    “最后的阻隔吗……”泰达米尔自言自语,最后自嘲地笑了笑,高高举起了剑——
    “但我已经没有退路了!!!”
    刀光一闪,利器斩碎冰面的特有响声。泰达米尔睁开眼睛,发现自己面前已豁然开朗——一个规整的不能再规整的圆形空间,在这中间有一个剑座,上面插着一把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剑。但泰达米尔知道,那仿佛无处不在的腥味正是从这剑中散发出来的,而且这个圆形空间中所有的冰,都被浸染成了黑色。
    泰达米尔向前走了一步,又停了下来。他捧起了一直跟随着自己的巨剑,目光仔细地扫过它的每一道伤疤。
    “我们要就此分别了,老友。”泰达米尔的语气是从未有过的不舍和温柔。不知过了多久,泰达米尔才甩了甩自己的头,下定了决心,将这把剑插进了脚下坚硬的寒冰之中。
    “这就对了。”一个声音从泰达米尔心底响起,吓了泰达米尔一跳,“你不放下自己的武器,是无法听到我的声音的。”
    “废话少说。”泰达米尔快步走到剑座之前,伸出手去想要拔起那把剑。
    “就这么把我拔起来?不后悔?”这个声音听上去有些诧异,“泰达米尔,你一定听过关于我的传说,‘凡是拔起——’”
    “‘凡是拔起玛莫提乌斯之噬的人,永生永世无法逃脱’,”泰达米尔打断了他,“这是个老掉牙的故事了,玛莫提乌斯。”
    玛莫提乌斯似乎是愣了几秒,然后爆发出一阵大笑:“那你明不明白,一旦你把我拔起来,我的精神就会吞噬你的灵魂,换句话说,我——大恶魔玛莫提乌斯——,将借你的身体重生!你就不怕我用你的身体在世界上掀起腥风血雨吗?”
    “你做不到,”泰达米尔淡淡地说,“如果你这么做了,会有人杀了你——杀了我的。”
    “……有意思。”玛莫提乌斯真的对泰达米尔这个凡人产生了好感,“我被封印了成百上千年,都快忘记什么是‘愉悦’了!很好,凡人,我会保留你的一部分神识,让你看到你的愿望成真。现在,告诉我吧,小子,你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想要换取的,到底是什么?”
    泰达米尔没有直接回答,他闭上双眼再一次深呼吸,这么多年来的经历仿佛走马灯一样在眼前闪现。他看见斯塔克赤着膊浑身大汗地一锤一锤为自己打造巨剑;他看见艾希板着脸口是心非地告诉他,他们俩只是政治联姻;他看见威朗普和沃利贝尔扳腕子、努努在一旁试图给沃利贝尔搔痒;他看见战争学院吵嚷嘈杂的酒馆;他看见弗雷尔卓德野性而庄严的徽标;他看见众多族人对着自己点头——
    “我希望我能够打败所有入侵者,保护和拯救我的族人。”
    “……我,虚空领主玛莫提乌斯,以三柱神的名义发誓,将会完成你的愿望。”
    诅咒之路……吗?请不要让别人,再承受这诅咒。
    只我一人就够了。
    “蛮族之王”·泰达米尔最后一次深呼吸,用布满老茧的手握住了“玛莫提乌斯之噬”的剑柄。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常见脑外伤癫痫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良师益友网 | 怎么用盘启动 | 氟橡胶密度 | 职来职往吧 | 神女控数据包放哪 | 人物素材下载 | 全球最好的跑车